<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
                  東方經濟網

                  焦點:是詐騙還是借貸糾紛?網議蔡雅春案將走向何方?

                  2021-10-26 16:02    來源:法制與廉政觀察      字號:

                    廣東省高院以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裁定撤銷了深圳中院的一審原判將案件發回重審;重審三次開庭后該院作出了“蔡雅春犯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的維持原判的判決,而蔡認為本案是冤案、是借貸糾紛而非詐騙、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她隨后又上訴至省高院;其家人還以蔡遭受了本案“受害人”等的“套路貸”詐騙和非法拘禁而向江西贛州警方報案,此外,上海以及江西南昌縣等地也有人以相似的理由向警方報案,上述三地地警方隨后立案調查,目前案件正在偵辦中。

                    那么,本案到底是詐騙還是借貸糾紛呢?蔡雅春到底是詐騙者還是“套路貸”詐騙的受害人呢?

                    省高院撤銷原判發回重審,中院重審維持了原判

                    2017年12月30日,深圳中院作出(2015)深中法刑二初字第324號刑事判決:被告人蔡雅春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繼續追繳被告人蔡雅春的詐騙犯罪違法所得人民幣1900萬元,依法返還萬某宏、魏某勇。

                    (2015)深中法刑二初字第324號《刑事判決書》載明,2014年11月29日,江西贛州商人蔡雅春以涉嫌詐騙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被訴到了深圳中院。公訴機關指控稱,蔡負債累累,隱瞞自己無力還款的事實,以做銀行承兌匯票業務需拆借資金為由,并承諾可以多分利潤向萬某宏借款1900萬元,萬將此業務介紹給魏某勇。魏分三次轉款2350萬元給蔡指定的賬戶。

                    對于上述判決,蔡雅春的老母親李菊英有話要說:高利貸“公司”勾結保護傘用刑事手段催討“套路貸”虛增的債務并制造了這起冤案;蔡不是詐騙者而是萬某宏等人“套路貸”詐騙的受害人。

                    背景情況是這樣的,2014年年初,蔡雅春因資金周轉需要,聯系了之前上門推銷借貸業務的深圳某高利貸“公司”贛州業務員萬某宏并通過萬向該高利貸“公司”借款200余萬。但在短短的幾個月就被“套路”,債務虛增到了2200萬元。11月初,萬讓蔡向他人暫借2200萬元以支持他們深圳“公司”做大單“生意”,并承諾過一、二天就還款。蔡二話沒說就去籌款,并告知萬向黃某等人只籌到了1550萬元。萬說剩下的650萬元自己去籌借。11月10日這天,萬轉了650萬元給蔡。蔡當天把共計2200萬元轉給了深圳“公司”。11月11日,蔡的助理就把萬承諾回款的2350萬元的借款合同、收款賬戶等借款手續全部發給了萬,萬也回復短信“收到”?傻攘3天,還未還款。蔡發短信催促,萬回短信稱這次是“公司”失信了,并保證一有錢就會轉過來。到了11月13日才把款轉了過來。蔡用該款還了萬520萬元,加上11月12日先還的160萬元,共歸還680萬元,其他款還給了11月10日臨時借款人。因此,這次借款是為了支持高利貸“公司” 做大單“生意”,所借款項也由該高利貸“公司”使用,所以,上述判決書所說的蔡以做銀行承兌匯票業務之需拆借資金是不符合事實的;而且,當時蔡更沒有負債累累,其個人資產遠遠超過債務,不存在無力償還債務的問題。

                    5次開庭蔡的親屬都參加了,對包括證據在內的相關情況很清楚。他們認為蔡犯罪的證據主要有“被害人”陳述、借款合同、短信、蔡的供述?山涍^庭審,大家很清楚這幾項證據都是有嚴重問題的不能用作對蔡定罪量刑的證據。比如被害人的陳述,連在什么時間、什么地點、誰的錢“被騙”了、“被騙”多少錢這些最基本的事實都不清不楚說法竟然改了幾個版本:今天說被騙2350萬、錢是魏某勇的,過幾天又說被騙1900萬、錢是萬某宏的,而萬某宏又說錢是“公司”的;今天說被騙地點在深圳梅林六駿茶館,明天又說在贛州。這樣的證詞哪里有可信度又怎么可以作為定罪量刑的證據使用?又如借款合同,從南昌市中院調取的是有擔保的合同才是真實的借款合同,而控方提供的無擔保的合同復印件應為偽造的?胤匠鍪镜挠缮钲诿妨峙沙鏊窬陔娦挪块T調取的短信,則是辦案人員刪減過的版本,已將足以證明蔡無罪的關鍵內容刪除了。另外,沒有提供辦案人員對蔡做筆錄時的同步錄音錄像,該筆錄應不能作為對蔡定罪量刑的證據,但中院就是用這樣的證據判蔡犯詐騙罪。這造成了嚴重后果,此后,不僅蔡與南粵銀行談好的貸款泡湯了,蔡的債權也要不回來,還有蔡的公司也停擺了,蔡甚至遭受了他人惡意的訴訟,給蔡造成了幾千萬元的重大的經濟損失,更為嚴重的是給蔡帶來了牢獄之災,以身陷高墻7年之久。

                    蔡雅春不服判決,上訴至省高院。

                    省高院認為,原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于2019年8月28日,依照《刑法》第236條第一款第(三)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318條之規定,作出(2018)粵刑終658號刑事裁定,撤銷了(2015)深中法刑二初字第324號刑事判決,將案件發回深圳中院重新審理。

                    

                  圖說:上圖為廣東省高院《裁定書》

                    深圳中院重審時,三次開庭審理后,于2021年1月28日作出(2019)粵03刑初734號刑事判決,維持了原判。

                    

                  圖說:上圖為深圳中院重審《判決書》

                    “重審時,退卷進行補充偵查,但沒有增加任何能夠證明蔡雅春有罪的新證據,反而增加了很多證明她無罪的證據;庭審中,控方都說借款合同因不合法而不是證據,但中院卻把它作為對蔡雅春定罪量刑的證據使用;三次開庭,中院應該更清楚蔡雅春是被冤枉的。”李菊英氣憤地說:“但中院還是維持了原判,這是將錯誤進行到底啊!”

                    蔡雅春不服重審判決,又上訴至廣東省高院。

                    據了解,廣東省高院原計劃對該案開庭審理,后通知說暫不開庭,并讓辯護人提交書面辯護意見。

                    辯護意見:本案是借貸糾紛,不是詐騙;本案是冤案

                    蔡雅春的辯護人、江西宋城律師事務所律師黃益的二審辯護意見如下(篇幅所限,有大幅刪減):

                    一、管轄權異議。

                    蔡雅春詐騙案所謂的犯罪行為發生地和犯罪結果發生地以及嫌疑人、被告人的居住地都不在深圳,深圳市以及廣東省司法機關對該詐騙案沒有管轄權。

                    二、重審判決認定的主要事實是錯誤的。

                    1、上訴人向高利貸團伙“公司”借款沒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本案“詐騙”的款項上訴人自己沒用一分錢,全部用于歸還2014年11月10日向黃某東、萬某宏等人臨時借款轉給“公司”做大單的2200萬元及利息,其中歸還本案“被害人”萬某宏520萬元。上訴人為涉案借款提供了借款擔保,又交付了等額的個人債權給高利貸團伙抵債,已為涉案借款提供了安全保障。本“詐騙案”立案前,上訴人已經為涉案借款提供了安全保障:常某為涉案借款提供了1000萬元的借款擔保,上訴人又交付了1393萬元的個人債權給“公司”抵債。而且上訴人是連續向高利貸團伙借新債還舊債。辯護人在重審中向法庭提交了上訴人連續借新債還舊債的證據,這些書證都可以證明上訴人的借款只是周轉、緩沖時間,從來沒有賴賬不還或者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2、重審判決說上訴人虛構事實、隱瞞真相是認定事實錯誤。上訴人的短信不能證明上訴人虛構事實、隱瞞真相。公訴人指控詐騙的該短信中根本就沒有要求借款的意思和要求,更沒有借款是用于做銀行承兌票匯的字眼,全部都是上訴人催促轉款和抱怨、責怪對方不守信用的話。指控上訴人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短信是偽證。庭審中辯護人當庭出示了該短信原件,經過比對、質證,發現公訴人舉證的短信,是被辦案人員掐頭去尾、篡改、刪除了重要事實內容偽造的摘抄打印件,是一份徹頭徹尾、故意制造冤案的偽證。證人張某提交的證據可以證明上訴人沒有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上訴人的助理張某在一審出庭作證時,當庭提交了他與萬某宏之間的短信,以及他11月11日上午把賴某金、曾某玲等人簽署的涉案借款的借款合同,以及賴某金、曾某玲等人的收款賬戶等發給萬某宏,以及萬某宏回復“收到”的手機截圖。這些短信、截圖以及實際轉款的事實證明了上訴人沒有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萬某宏知道涉案借款的用途,不存在也不需要上訴人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萬某宏知道涉案借款的用途,而需要歸還的臨時借款中就包含萬某宏自己幫助籌借的650萬元。所以,上訴人根本不存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向高利貸團伙連續借新債還舊債,根本不存在、也不需要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上訴人從資金被套后一直在借款周轉,而且是按照對方的要求每次換不同人的名義連續借新債還舊債,而每次借款用的都是對方統一格式的《借款暨擔保合同》,根本不需要借款人填寫其他的借款理由和借款用途。上訴人不存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

                    3、涉案借款的出借人是高利貸團伙“公司”。魏某勇在江西贛州公安機關陳述去深圳梅林派出所是高利貸“公司”領導萬某峰買好機票,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報案,萬某宏是“公司”駐江西贛州的業務員。涉案借款的轉出賬戶明顯是高利貸“公司”放貸業務的專用賬戶。轉款的魏某勇、劉某梁這二個賬戶的交易記錄顯示的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借款、還款的借貸業務記錄,并且交易頻繁、借貸數額驚人,足以證明該兩賬戶是“公司”專門從事高利放貸業務的賬戶。劉某梁賬戶10個工作日進出賬高達4億5670萬元,魏某勇賬戶14個工作日進出賬高達11億2269萬元。

                    4、重審判決認定上訴人“不具備債務清償能力”與事實不符。2014年11月,上訴人向“公司”拆借涉案借款時,擁有的5家林業公司運行正常,沒有一起訴訟案件,沒有任何資產被查封、扣押。其個人資產價值達23168.2853萬元。而其個人債務加上銀行貸款總債務為14026萬元,上訴人的資產價值是大大超過其債務的。

                    三、上訴人根本不是詐騙,而是高利貸的受害者。

                    萬某宏身為高利貸團伙“公司”的業務員,知道上訴人需要臨時借款周轉,就主動引導、幫助上訴人從“公司”借款周轉,借款幾百萬元短短幾個月就變成了2000多萬元的借款,這不是上訴人在詐騙,而是上訴人在向“公司”借款過程中,成了高利貸、“套路貸”的受害者。

                    四、新證據足以證明本案是高利貸團伙精心制造的冤案。

                    贛州公安機關辦理的“萬某峰團伙案件”的刑事案件卷宗里,有多份魏某勇的訊問筆錄,其中辦案人員問:你把萬某峰叫你去梅林派出所報案的事情經過說一遍?魏某勇答:“當年萬某峰從我的銀行卡借出去的一筆錢收不回來了,他就打電話叫我去梅林派出所報案,還教我如何去報案和配合公安機關的調查,然后我就坐飛機從南昌去了深圳,連機票都是萬某峰幫我買的,我到了梅林派出所就把萬某峰教我的說給了派出所的警察聽,他們制作好了筆錄之后,我就在上面簽字、捺印了。”

                    這些新證據完全證明“蔡雅春詐騙案”是高利貸團伙及其保護傘精心策劃、制造的冤案。

                    多人報案稱遭套路貸詐騙,多地公安立案偵查

                    蔡雅春以萬某峰一方對其實施了“套路貸”詐騙、非法拘禁等為由,向贛州警方報案,2019年5月12日,贛州市公安局章貢分局作出章公(刑)立字(2019)1259號《立案決定書》。

                    以相似理由報案的還有上海的呂某某、南昌縣的胡某某等。

                    呂某某請求上海公安機關依法立案,追究萬某紅(宏)、萬某峰、趙某軍等涉嫌“套路貸”詐騙、非法拘禁、非法經營、虛假訴訟、涉黑涉惡等犯罪的刑事責任。呂某某一方的《關于以萬某紅、萬某峰、趙某軍為首的涉黑勢力涉嫌“套路貸”詐騙等犯罪的刑事控告書》稱,借貸發生于2016年10月前后起,至2018年1月,1年零4個月左右時間內。被控告人萬某紅、萬某峰、趙某軍等得知上海某集團資金緊張,通過別人介紹認識該集團財務人員。被控告人團伙以民間借貸為幌子,處心積慮設計各種“套路”,誘迫控告人簽訂虛高借貸協議、走虛假銀行流水、以“砍頭息、預收違約金、保證金”等虛假理由抽回借貸資金虛增借款金額。通過頻繁以舊還新、更換出借人等方式轉單平賬、周轉壘高虛假借貸。通過騙取控告人還款至合同外第三方事后否認收款等方式,實質已完全收回借貸本金情況下,采用暴力和訴訟手段討要虛假債權,并在訴訟中否認隱匿控告人借貸已還清的事實。被控告人團伙在討要虛假債務時,非法拘禁控告人財務人員三天兩夜,并多次威脅恐嚇控告人員工、股東及其家人,致使控告人股東、員工長期處于恐慌之中。

                    2021年1月29日,上海市公安局某分局作出《立案告知書》。6月24日,南昌縣公安局也作出《立案告知書》。

                    另據了解,上述三地公安立案后均進行了偵辦,已有幾名涉案人員被刑拘,其中包括蔡雅春詐騙案中的“被害人”,目前案件仍在偵辦中。

                    

                  圖說:上圖為三地公安的立案告知文書

                    那么,本案到底是詐騙還是借貸糾紛呢?蔡雅春到底是詐騙者還是“套路貸”詐騙的受害人呢?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省高院的判決和相關部門給出的最終結果吧!

                    來源鏈接:http://www.lyhywhcm.com/s/2021/china_1026/2148.html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洋
                  • 熱圖
                  • 精彩瞬間
                  • 精彩新聞
                  • 隨便看看
                  熱門資訊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jvbao#sw2008.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5
                  又黄又爽又无遮挡免费网站,小妖精太深了,嗯…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