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
                  東方經濟網

                  網曝生產防疫物資卻遭法律設計,企業負責人痛失愛女

                  2022-06-08 17:32    來源:新浪      字號:

                    深圳京科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京科公司)負責人陳林(化名)怎么也沒想到,經商多年來一直都是合法合規誠信經營,卻因響應國家號召生產防疫物資使自己和企業深陷囹圄,甚至造成未成年女兒跳樓身亡的慘劇。這一切還得從2020年那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說起。

                    一、疫情突如其來,京科公司領命生產

                    2020年元月伊始,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蔓延開來,為了抗擊這種全人類未知的新型病毒,全國各地紛紛進入“戰時狀態”。一時間,“封城”、“居家隔離”、“方艙醫院”成為百姓口中出現頻率最高的熱詞。為了破解“一罩難求”的抗疫難題,保障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安全,國家發動了防疫物資生產全民總動員。2020年3月京科公司作為深圳市、寶安區兩級政府疫情防控物資生產重點儲備企業,收到了寶安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的函件,函件要求京科公司盡快采購防疫物資生產設備和原料,加大防疫物資的生產。京科公司響應國家號召,先后投入一個多億資金用于熔噴布生產設備、檢測設備的采購、廠房升級及聘請專業技術人員,同時企業內部制訂了《熔噴布生產工藝流程圖》、《檢測設備操作指引》等一系列規范性文件,旨在緩解當時市場上“一布難求”的局面,以己之任緩解抗疫壓力。2020年4月底京科公司熔噴布生產設備、檢測設備全部調試完畢,通過試產的產品樣品達到了京科公司企業生產標準要求,至此京科公司開始正式投產熔噴布。

                    二、提供虛假資料,新石器公司騙購熔噴布

                    2020年5月1日,新石器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新石器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通過介紹人于偉介紹,前往京科公司熔噴布生產廠房考察,李某對京科公司的熔噴布產品質量表示認可,并強烈表示希望購買京科公司生產的熔噴布產品。京科公司表示,購買熔噴布需要具備口罩生產資質以及相關政府紅頭文件,否則不予銷售。2020年5月2日李某向京科公司提供了《熔噴布申購資料》,并向京科公司承諾其購買的熔噴布只限于自用,絕不用于倒賣。同日京科公司與新石器公司在京科公司位于深圳寶安區的工廠簽訂了《熔噴布購銷協議》,協議約定京科公司向新石器公司供貨60噸熔噴布,且新石器公司應于提貨當日進行驗收,如有異議可提出。時至今日京科公司陳林經調查才得知,新石器公司當時提供的《熔噴布申購資料》中的許多生產資質及紅頭文件均為偽造,對此京科公司表示十分震驚,在2020年疫情防控如此嚴峻的背景下,竟然有企業膽敢偽造國家機關公文和資質證明,用于達到其騙購倒賣熔噴布的非法目的!

                    三、熔噴布價格暴跌,新石器公司開始提出無理要求

                    2020年5月2日至5月16日期間,新石器公司從未對京科公司提供的熔噴布質量問題提出任何異議,在此期間僅對供貨速度及熔噴布切邊寬幅提出過意見。2020年5月中旬開始熔噴布市場價格出現斷崖式下跌,新石器公司便開始向京科公司提出熔噴布產品存在顆粒過濾效率的質量問題。2020年5月17日新石器公司向京科公司發函,提出京科公司生產的熔噴布存在質量問題,京科公司對此十分重視,表示可通過第三方權威機構檢測,如產品確實存在質量問題京科公司提供退貨退款服務,新石器公司予以拒絕。2020年5月24日,新石器公司不打招呼地通過“貨拉拉”平臺將約1.8噸熔噴布運至京科公司工廠門口,并稱該批貨為京科公司生產的不合格熔噴布,京科公司在接收退貨過程中發現該批退貨產品中大部分并非京科公司產品,且之前新石器公司在雙方微信群中發送的《收貨統計表》中顯示新石器公司擬退貨數量僅約為500kg。京科公司為了避免雙方扯皮推諉,本著雙方繼續友好履行合同的出發點,將此批熔噴布作廢品處理。

                    2020年5月25日開始,新石器公司開始拒絕向京科公司提貨,并要求無條件解除合同退還貨款并索要巨額賠償。京科公司依然表示產品質量問題可由雙方委托第三方機構檢測,但新石器公司李某拒不同意,還在雙方微信群中揚言“法院、工商、質量監督部門、稅務。我們都是好孩子會一起上”。此后京科公司多次委托介紹人于偉聯系新石器公司希望雙方企業協商處理糾紛,而新石器公司拒不理會,自此雙方陷入糾紛僵局。

                    四、新石器公司報案,京科公司負責人被捕

                    新石器公司眼看其提出的解除合同、退還貨款并索要巨額賠償的無理要求無法滿足,便于2020年7月30日以京科公司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向廣州市天河區公安分局報案,同時向天河分局提供了來源不明的口罩及熔噴布樣本,謊稱該樣本系京科公司產品。天河分局于當日向新石器公司出具了《鑒定意見通知書》,告知新石器公司其提供的樣本為不合格產品,李某于2020年8月1日在《鑒定意見通知書》上簽字確認。但天河分局于2020年8月3日才將前述樣本送檢,檢測機構于2020年8月13日才出具了鑒定報告。天河分局在進行了“先告知結果,后送樣檢測”的“誤操作”后,于2020年8月21日對京科公司陳林等4人以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刑事立案,并在未核實新石器公司提供樣本是否為京科公司產品的情況下,跨市對京科公司陳林等4人實施跨市抓捕并進行刑事拘留。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公開裁判文書顯示,在天河分局立案后的2020年8月27日,新石器公司向河北宋某提起民事訴訟,新石器公司在該民事訴訟中稱,新石器公司將采購的京科公司熔噴布轉賣給了河北宋某,京科公司已按合同約定交付了熔噴布,因熔噴布價格暴跌宋某拒絕提貨導致新石器公司產品積壓,新石器公司指責宋某違反契約精神,并指出宋某拒絕接收京科熔噴布產品“毫無依據”。新石器公司上述“神操作”不禁使人發問,為何新石器公司能一邊指責京科公司產品存在質量問題并進行刑事報案,又能一邊起訴河北宋某并表示京科產品符合合同約定?

                    五、新石器公司手段百出,是做局,還是犯罪?

                    京科公司與新石器公司的注冊地分別位于深圳市寶安區、廣州市番禺區,且合同履行地為深圳市寶安區,那么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為何能夠擁有刑事管轄權呢?答案就是新石器公司實施了漏洞百出的“法律設計”。京科公司陳林告訴媒體,李某在報案材料中稱,其使用京科公司熔噴布生產口罩銷售給了住所地位于廣州市天河區的廣州砼玥勞務派遣公司(以下簡稱砼玥公司),而砼玥公司證人張祖濤在證言中稱,其于2020年5月從互聯網上認識了新石器公司法人代表李某,后雙方于2020年5月21日簽訂口罩購銷合同。履行合同過程中張祖濤發現新石器公司公司供應的口罩不合格,故與新石器公司達成一致認為口罩不合格的原因系京科公司的熔噴布存在質量問題。值得注意的是,經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顯示,砼玥公司張祖濤曾系新石器公司董事,直到2021年1月9日才通過變更工商登記退出新石器公司董事,因此李某與張祖濤明顯在公安機關面前編造了巨大的謊言。

                    值得深思的是,新石器公司作為口罩生產商,不僅應對制作口罩的原料進行全面檢測,還應對其生產出的口罩成品進行質量檢測并承擔質量責任。為何新石器公司對京科公司供應的熔噴布進行了全面檢測,并于2020年5月17日發函告知京科公司熔噴布存在所謂“質量問題”,還依然于2020年5月21日與砼玥公司簽訂口罩銷售合同,使用京科公司的“問題熔噴布”制作成口罩銷售給砼玥公司呢?銷售“問題口罩”的是新石器公司還是京科公司?難道新石器公司銷售“問題口罩”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新石器公司及李某通過“法律設計”利用司法機關的手段豐富,令人唏噓不已、細思極恐!

                    六、新石器公司玩弄法律,京科公司付出生命代價

                    京科公司陳林告訴媒體,在京科公司四名涉案人員被羈押期間,新石器公司李某多次打電話給京科公司涉案人員家屬,揚言如果不給予巨額賠償,京科公司涉案人員至少被判刑十年以上,如果京科公司給予巨額賠償,那么其可以做出“松螺絲”的動作讓京科公司涉案人員“解套”,李某還親口對京科公司涉案人員家屬說“如熔噴布一層兩層不合格,通過三層四層檢測便合格了”。在李某的電話威脅下,京科公司陳林年僅14歲的女兒因無法接受父親含冤被判入獄,在李某電話威脅十日后在深圳跳樓身亡。此外京科公司還因企業負責人被錯誤羈押,導致幾百名員工下崗失業,經濟損失高達2億元,企業已瀕臨破產清算的邊緣。

                    京科公司陳林告訴媒體,新石器公司通過“法律設計”陷害的企業不止京科公司一家。2020年新石器公司還與陜西寶雞某公司簽訂熔噴布購銷協議,將發送給京科公司的熔噴布檢測單同樣發送給該寶雞公司,同樣向該公司提出熔噴布質量存在問題索要巨額賠償的要求,新石器成功獲賠數千萬元后導致該公司已破產倒閉。無獨有偶,新石器公司還利用合同漏洞將低等級口罩冒充高等級口罩銷售給陜西西安某公司,成功獲利數億元,造成該西安公司巨大損失。令人不解的是,新石器公司屢次運用同樣的“法律配方”攫取巨大的經濟利益后,依然欠稅近1300萬元,其中的手段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七、司法機關力求化解矛盾,新石器公司無理取鬧

                    京科公司陳林告訴媒體,現有證據足以證實京科公司涉案人員并不構成犯罪。時至今日,司法機關為了化解雙方矛盾,多次協調雙方企業達成和解,京科公司充分理解司法機關為了化解矛盾促成案結事了的出發點,才在自身損失慘重的情況下提出了先行向新石器公司預退款,合同糾紛由雙方通過民事途徑解決的調解方案,新石器公司及李某卻出爾反爾對京科公司加碼加價,通過在網絡上發表抹黑文章不斷給京科公司及司法機關施加壓力,并通過纏訪、鬧訪甚至揚言組織幾十人包圍司法機關的方式企圖達到其索要巨額非法利益的目的。

                    八、大潮退去百石現,正義永遠不會缺席

                    京科公司陳林等人向媒體表示,其至今怎么也想不通為何兩年前領命生產防疫物資,卻成為了其經商路上的轉折點,不僅付出了經濟損失的代價,甚至讓年輕的生命隕落!隨著案件事實的不斷還原,陳林等人堅信再精明的“法律設計”陷害手段終逃不過正義的光芒,同時也堅信司法機關定會還他們一個公平正義的清白!大潮退去后所有的罪惡都將曝光在陽光下,所有的犯罪最終都會被繩之以法,為此他與京科公司其他涉案人及家屬誓言,如像新石器公司李某這樣玩弄法律之人未能受到法律的制裁,他們定將向媒體曝光出更多不為人知的隱情,為自己也為所有被新石器公司進行法律設計陷害的企業討一個公道!

                    來源鏈接:https://k.sina.com.cn/article_6025086894_1671f87ae00101afp9.html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洋
                  • 熱圖
                  • 精彩瞬間
                  • 精彩新聞
                  • 隨便看看
                  熱門資訊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jvbao#sw2008.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5
                  又黄又爽又无遮挡免费网站,小妖精太深了,嗯…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