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
                  東方經濟網

                  蹊蹺的復函會影響司法公正

                  2022-06-25 14:06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字號:

                    來源:中國新報融媒網

                    導讀:2022年5月8日,東南看點網以《自家院內自主防衛被判決尋釁滋事 執法者以權壓法制造冤假錯案》為題披露了河南商丘房開老板謝銀寬與王賀濤(涉惡已被判刑)、韓建華、楊素蓮、何宗明等人因借款糾紛及入宅“撿東西”的事引發發生肢體沖突。2020年全國掃黑除惡風暴中,謝銀寬與幾人的糾紛案件雖然事隔幾年,但還是被商丘市梁園區法院認定為惡勢力團伙,梁園區法院判決謝銀寬犯尋釁滋事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兩年,犯騙取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20萬元的報道。

                    近日,謝銀寬再次向記者反映,商丘市中院二審開庭后,在檢察院公訴此案的公訴人員不知情的情況下,商丘市人民檢察院向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復函,該復函與庭審時公訴人員發表的意見相違背,涉嫌虛假。接報后,2022年6月10日,記者親臨商丘市針對東南看點網發表的《自家院內自主防衛被判決尋釁滋事 執法者以權壓法制造冤假錯案》報道進行了深入的采訪。

                    蹊蹺:“復函”出籠當事公訴人居然不知情

                    河南省商丘市的謝銀寬近日寢食難安,如坐針氈。按他的說法,這一切源于他獲得了一份2021年11月17日商丘市人民檢察院向該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復函,函中內容與庭審時公訴人員發表的意見相違背。內容顯示梁園區人民檢察院抗訴,謝銀寬、余傳超、余誠誠、李傳剛、候紅志提起上訴的尋釁滋事、騙取貸款、非法侵入住宅一案,我院認為梁園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系惡勢力犯罪。

                    

                    復函

                    謝銀寬認為該《復函》所載內容與已經查明的案件事實相悖,有礙于人民法院依法判決,當即聯系了在商丘市中院二審中出庭公訴他和李傳剛等人的商丘市人民檢察院公訴人員李憲章。聽聞謝銀寬的詢問,公訴人李憲章明顯感到吃驚,“蒙圈”的表示他并不知曉商丘市人民檢察院向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請檢查建議書的復函,更不清楚《復函》內容。

                    商丘市檢察院出具與案件事實相悖的復函,承辦案件的公訴人居然不知道,這其中是否有“貓膩”。為此,他網上搜尋了眾多媒體,最終選擇向中國新報投訴。

                    禍起: 幾樁糾紛全部發生在自己的大院

                    根據謝銀寬的梳理,給他帶來牢獄之災的無非就是2015年6月20日,其妻余秀粉前往自家倉庫碰見居住在此地何宗明討要幫其代收的租金發生糾紛,被當地法院認定為非法入侵住宅罪;與王賀濤發生借款糾紛,王就指使劉國強等人采取帶有侮辱性的白布條幅、張貼小廣告、撒傳單的形式找他討賬對他本人及其公司造成負面影響,該公司員工余誠誠、候紅志、李傳剛駕車與王賀濤相遇發生糾紛,該事件睢陽區法院及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王賀濤為惡勢力犯罪,犯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以及楊素蓮涉嫌偷拿自家紙被子,雙方家人發生口角及肢體沖突,韓建華帶領其家人和幾十個紋身、拿著砍刀叉子的社會不良人員到皇家別墅暴力討債,均被當地法院認定為尋釁滋事罪。謝銀寬說,除王賀濤暴力討債事件外,另外幾起全部都是發生在自己的皇家別墅大院內。

                    面對媒體,謝銀寬講述了幾件糾紛的來龍去脈。他說,從 2010年6月份,何宗明就在皇家別墅大院幫他看家,居住于門衛房。在謝銀寬一家不知情的情況下,何宗明私自把別墅大院空地及其他空房租賃給他人,每年收取租金幾十萬。2015年5月11日,謝銀寬給何宗明結算了24萬元的看家工資,約定雙方自簽字交接后再無任何關系,時隔一個多月即2015年6月20日何宗明、孫云華又去皇家別墅拿東西,謝銀寬之妻余秀粉與孫云華發生沖突。

                    2014年7月份左右,謝銀寬向王賀濤借款420萬,借款到期后,由于資金緊張,一時無力償還,王賀濤就指使劉國強等人到謝銀寬、余傳超開發建設的銀基花園、商丘市金世紀廣場、文化中路與中州路東鄭州銀行門口附近、塢墻鄉的信用社門口和超市門口、327省道與環鄉交叉口處采取帶有侮辱性的白布條幅、張貼小廣告、撒傳單的形式討賬。2015年10月13日22時許,該公司員工余誠誠、候紅志、李傳剛駕車與王賀濤相遇發生糾紛。 2017年10月8日16時許,楊素蓮“路過”商丘市唯陽區“商”字西向北皇家別墅,見別墅有紙被子,準備“拿”回家時被謝銀寬發覺,雙方發生口角,后雙方家人均趕到現場,發生肢體沖突,互有受傷。經當地相關部門調解,民事部分取得諒解。

                    2016年10月20日,韓建華打電話向謝銀寬要賬,雙方發生口角和爭執,后雙方家人在皇家別墅謝銀寬家門口發生肢體接觸,互有傷情,在公安機關調解下,雙方達成和解,再無任何糾紛。

                    2020年初,全國掀起掃黑除惡風暴,商丘市公安局睢陽區新城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騙取貸款對謝銀寬進行刑事立案,后采取監視居住措施,案件移交到梁園區偵辦。同年5月,謝銀寬被商丘市梁園區檢察院取保候審。8月,謝銀寬及其妹夫李傳剛、妻弟余傳超、侄子侯紅志、余誠誠被梁園區檢察院起訴到梁園區法院,12月,梁園區法院作出(2020)豫1402刑初514號刑事判決,認定謝銀寬等屬于惡勢力團伙,判決謝銀寬犯尋釁滋事罪、騙取貸款罪。尋釁滋事罪有期徒刑兩年,騙取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20萬元。

                    謝銀寬認為幾件糾紛均在公安機關的協調下,已經結案處理,時隔多年,舊案重提,對他和幾人“亂”扣罪名,梁園區法院作出的判決不公正,幾人沒有低頭認罪,均進行了上訴。

                    定罪:公訴人意見遭漠視似空氣

                    2021年2月4日,對于謝銀寬來說是個刻骨銘心的日子。他清晰地記得,商丘市中院二審他和李傳剛等人尋釁滋事一案時,出庭檢察員李憲章當庭發表意見,認為謝銀寬與王賀濤債務糾紛由王賀濤暴力討債犯罪行為引發,睢陽區法院及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王賀濤為惡勢力犯罪,犯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而時隔4年后的2019年,梁園區法院置睢陽區法院及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兩級法院對王賀濤的判決而不顧,竟然調轉風向將謝銀寬作為犯罪人員追究刑事責任,惡勢力犯罪分子王賀濤竟然成為被害人。同樣是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一份判決顯示王賀濤系惡勢力犯罪,一份判成受害人。出庭檢察員李憲章認為如此判決,實在荒唐。

                    

                    判后答疑

                    商丘市中院二審認定的尋釁滋事犯罪,出庭檢察員也當庭發表自己的意見。他認為:“2017年10月,楊素蓮非法闖入謝銀寬的皇家別墅院內“撿”東西,在裝滿一三輪車雜物準備離開時,被謝銀寬發現一言不合發生口角。后雙方家人趕到現場發生廝打,均有不同程度受傷。二審出庭檢察員認為:此起事件,雙方當事人在公安機關的組織下當時已作調解處理,時隔三年,一審法院又把此起事件再評定認定上訴人構成尋釁滋事犯罪,與事實和法律不符,缺乏證據支持。

                    2015年6月20日何宗明及家人強行非法闖入謝銀寬的皇家別墅,與其家人引發語言和肢體沖突,互有輕微傷,系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犯罪行為。一審時,謝銀寬及辯護人向法庭提交了能夠證明皇家別墅歸屬權屬謝銀寬所有的房管土管部門辦理的相關證件,但一審法庭沒有采信。二審時,謝銀寬及辯護人再次提交了皇家別墅地塊相關證件經當庭質證查驗,證明皇家別墅歸屬謝銀寬所有。司法機關不但不追究何宗明及其家人的刑事責任,反倒將謝銀寬的家人按尋釁滋事追究刑事責任,一審法院認定上訴人構成尋釁滋事罪,并判處刑罰,屬認定事實有誤,定性不準,判決失衡。

                    2016年10月20日,韓建華帶領其家人和幾十個紋身、拿著砍刀叉子的社會不良人員到皇家別墅找謝銀寬暴力討債,發生糾紛,雙方互有輕微傷。該起事件時隔多年,雙方已經和解,社會矛盾已經化解。一審法院又以尋釁滋事罪定罪,既沒有法律依據,也與本案事實不符。

                    

                  河南省商丘中院二審法庭筆錄

                    記者獲得的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二審的“法庭審理筆錄”顯示,其時間是2021年2月4日,詢問人是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少年庭阮傳科、柳中慶、程偉。法官助理,徐留敏,書記員常佳怡,接受庭審的人有謝銀寬、余傳超、李傳剛、候紅志、余誠誠。

                    筆錄記載:梁園區人民法院的(2020)豫1402刑初514號刑事判決書收到了嗎?是否上訴了?收到了,我上訴了。此外,筆錄中有出庭檢察員:非法侵入住宅不構成。騙取貸款兩筆做了不起訴,一筆已經還清了,剩余的有抵押保險,不會造成損失,不支持梁園區的抗訴意見。對四起尋釁滋事能否認定為犯罪的問題,四起尋釁滋事均是事出有因,不構成尋釁滋事。非法侵入住宅,關于該住宅從現有證據來看可以基本證實皇家別墅為謝銀寬的財產,何宗明是其雇傭的人員。證據能夠證實何宗明是為謝銀寬看房子的人,構成非法侵入住宅證據不足,建議庭后審判長一起現場查看。騙取貸款抗訴理由不成立,不符合涉惡的四大特征。第一起尋釁滋事最多是單起毀財犯罪。請法庭根據查明的事實評判。

                    口碑:樂善好施獲群眾力挺

                    在商丘市唯陽區塢墻鎮南毫村,提起謝銀寬,當地老百姓一致認為他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既是商丘市永安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商丘市銀基置業有限公司出資人、中外合資商丘宇赫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經營管理人,又是具有愛心的企業家。

                    “每次開完庭,村里都會有不少村民在打探謝銀寬的案情,生怕他有牢獄之災。”南毫村一位自稱80余歲的老爺爺告訴記者,這些打探他案情的村民都是曾經受過謝銀寬恩惠的人,他們絕不相信謝銀寬會屬于惡勢力犯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訴記者,謝銀寬熱心公益,致富沒忘窮鄉親。謝莊小學剛修建起時,村口東西路及南北路全是泥巴路,晴天塵土飛揚,雨天坑坑洼洼,孩子們上學很不便。謝銀寬看在眼里,記在心頭,心里暗下決心,一定要幫孩子們修一條寬廣的康莊大道。2013年,當他剛有點錢時,就急不可耐地回到村里自掏腰包請來建筑施工隊,買來河沙水泥,將村口東西路及南北路全部進行了硬化,并安裝了路燈。

                    鄉下,基本沒有文化生活。為了讓村民們有個活動場所,謝銀寬再次拿出積蓄,將村委會辦公樓前的草坪進行了硬化,并安裝了健身器材。從此,茶余飯后,村民們也到活動廣場跳上了壩壩舞。

                    “如果沒有謝銀寬,謝莊橋就不會加寬”。南毫村黨支部夏書記說,從她記事起,謝莊橋就很窄,村民們下地耕作時,牛車、馬車根本無法通過,是謝銀寬出錢把謝莊橋倆邊加寬,如今不但過牛車、馬車連轎車也在通行。說起謝銀寬的好事,圍觀的村民嘰嘰喳喳滔滔不絕,舉不勝數。

                    有村民清晰地記得,好多年以前,馮橋鎮有個窮人家的孩子考上大學,由于沒學費,孩子都打算放棄學業,準備出門打工,又是謝銀寬無償捐助孩子上的大學。這樣的好人怎么會涉惡,一定是有人在整他,如果法院判謝銀寬涉惡勢力,我們決不答應,一定會聯名反映為他討回公道”。村民們異口同聲說。

                    直面: 采訪當事法官及檢察官遭拒絕

                    針對蹊蹺的檢察院復函,記者致電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少年法庭阮傳科,阮傳科聲稱院里有規定,法官接受記者采訪必須經院里宣傳中心批準,否則不得私自接受采訪。商丘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員李憲章電話里明確告訴記者,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時他的檢查意見是謝銀寬等人涉及的案件不符合惡勢力團伙,他在商丘市中院二審中當庭發表的意見就是他現在的意見,至于后來商丘市人民檢察院何故由又弄出一份蹊蹺的復函與他沒有任何關系,他不知情。該公函是否如謝銀寬所分析地涉嫌虛假公函,記者連續撥打了商丘市原中級人民法院陳殿福院長的電話,直到記者發稿時,商丘市原中級人民法院陳殿福院長也沒有接聽記者的電話。對于商丘市人民檢察院向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復函,到底是不是虛假公函,通過對公訴人李憲章的電話采訪可以確定與他沒有任何關系,他不知情。2021年12月,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21)豫14刑終49號刑事判決,認定謝銀寬等人屬于惡勢力犯罪判決:駁回檢察院抗訴,改判謝銀寬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其他人的刑期不變。2021年11月17日,在出庭檢察員不知情的情況下,商丘市人民檢察院再次向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復函:“梁園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系惡勢力犯罪”遭到謝銀寬的質疑。判決下達后謝銀寬等人委托家人多次去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找阮傳科要判后答疑均遭到拒絕。

                    后記:在記者寫稿時,謝銀寬打進記者的電話,聲稱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的出庭檢察員當庭發表的意見引起商丘中院的重視,商丘中院召開了四次審委會研究本案,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本案不構成犯罪,該院主要領導拒不聽取審委會其他成員意見,搞一言堂。2021年12月,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21)豫14刑終49號刑事判決,認定謝銀寬等人屬于惡勢力犯罪判決:駁回檢察院抗訴,改判謝銀寬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其他人的刑期不變。2021年11月17日,在出庭檢察員不知情的情況下,商丘市人民檢察院再次向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請檢查建議書的復函:“梁園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系惡勢力犯罪”遭到謝銀寬的質疑。判決下達后謝銀寬等人委托家人多次去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找阮傳科要判后答疑均遭到拒絕。

                    他希望中國新報的報道能引發眾多讀者的關注,謝銀寬電話里所反映是否屬實,中國新報將持續關注。(記者 曾樺 攝影報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洋
                  • 熱圖
                  • 精彩瞬間
                  • 精彩新聞
                  • 隨便看看
                  熱門資訊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jvbao#sw2008.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5
                  又黄又爽又无遮挡免费网站,小妖精太深了,嗯…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