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
                  東方經濟網

                  貴州影山:一項民生工程煉出三個老賴?

                  2022-06-27 14:12    來源:今日快報      字號:

                    ——獨山縣“四在農家·美麗鄉村”民居改建項目調查

                    民心所向,政之所行。民生工程,旨在為民謀福祉。

                    然而,在貴州省獨山縣影山鎮,有一項“四在農家·美麗鄉村”民居改建項目的民生工程,落地六年時間里,不但沒有將該有的福祉帶給當地,反而讓鎮政府、承建企業以及施工老板都成了“老賴”……  

                    “這日子沒法過了!”

                    “100多名工人的工資就有500多萬元,加上拖欠的工程材料款2000多萬,欠商業銀行的貸款1500多萬。從2017年竣工后拖到了現在,我的經營真的陷入了困境。”姚紅艷哭著說,“我帶著的這些工人,多數都是老鄉。跟著我干了這么多年,即使不能發家,也不能讓這些農民老鄉吃虧呀!”

                    今年45歲的姚紅艷,是湖南省吉首市人。多年來,憑著一份堅毅,敢吃苦能耐勞,她和丈夫帶著一群老鄉輾轉各地,承接各地施工項目。早些年比較順利,不但自己掙了錢,帶著干活的老鄉們也都陸續實現增收致富,在老家有了好口碑。

                    2015年,姚紅艷來到貴州省獨山縣影山鎮,本想帶著工人們好好干一場,誰知接下來卻不曾如愿。彼時,影山鎮政府采用招商引資的方式將影山鎮民居改造工程交由貴州凈心谷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建設,該公司承接工程后又分包給了姚紅艷。2015年8月,她帶著工人進場施工,2017年元月竣工,實際完成民居改造404棟。

                    就在姚紅艷帶著工人沒日沒夜施工趕進度的同時,2016年12月,獨山縣發改委發布了一份“獨發改(2016)256”的文件,將姚紅艷方施工改造的404棟房屋納入獨山縣“四在農家·美麗鄉村”民居改造建設項目,并進行招投標。

                    俗話說,一馬不能配兩鞍。按照常理,姚紅艷帶隊負責的民生項目部分,早就施工了,并在2016年底已經接近尾聲,怎么就又被發包招標了呢?這里面有何貓膩,世人不得而知。當然,此時一心趕工的姚紅艷更是沒有多加留意,只不過是當做“當地政府的正常工作”。

                    據了解,獨山縣“四在農家·美麗鄉村”民居改造建設項目,總工程量700戶,改造面積105000平方米。經過招投標,最終花落誰家?不出意外,當然是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中標。事后,姚紅艷通過多方打聽得知,當地政府的工程幾乎都掛靠在該公司名下。

                    2017年7月,影山鎮政府與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補簽了一份《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合同》。同年8月31日,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與姚紅艷簽訂《公司項目部責任制內包合同》,要求姚紅艷以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的名義承建404棟民居改造,該工程為政府專項建設基金項目,經費從專項基金中支付。然而這一切,都是發生在該項目竣工了半年后!

                    光叫馬兒跑,不叫馬兒吃草怎么行?因為前期墊資過多,而無論是作為建設方的影山鎮政府,還是作為承建方的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都沒有將工程款結清,姚紅艷的經營壓力越來越大:“一百多號人,每天的吃喝拉撒支出就很多,另外加上銀行貸款的利息,還有拖欠施工材料等費用,這些壓得我和家人喘不過氣來。”

                    2018年11月,經過姚紅艷多次反映和要求,影山鎮政府、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及作為監理方的驛濤項目管理有限公司等單位,終于對姚紅艷負責施工項目進行實地驗收,驗收結論為合格,而工程審定結算程序卻又拖到了兩年后。

                    2020年1月,經獨山縣審計局審定,姚紅艷所負責施工項目結算造價為66079279.50元。按照合同約定,項目驗收后,“發包人應在收到承包人提交的最終結清申請單后14天內完成審批,7天內完成支付”。

                    然而,從2015年8月進場施工至今,影山鎮政府于2017年1月18日撥付1500萬元,2018年1月20日撥付900萬元,2019年2月2日撥付200萬元,2020年1月20日撥付41萬元,2021年1月19日撥付165.5萬元。5年的時間里,累計支付給姚紅艷方2806.50萬元,還不到總款的一半,尚未結算工程款38014279.50元。這其中,農民工的工資就有500多萬元。

                    為了幫助農民工要回血汗錢,多年來,姚紅艷陪同農民工先后找過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影山鎮政府、獨山縣人事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獨山縣政府、黔南州信訪局、黔南州人事勞動和社會保障局、黔南州紀委、貴州省人力資源和和社會保障廳、貴州省紀委和貴州省信訪廳等部門反映,但是收效甚微。

                    萬般無奈之下,姚紅艷只能拿起法律維護自己權益。2021年,一紙訴狀將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影山鎮人民政府列為被告,遞交到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同年9月30日,法院對各方提交的證據通過舉證質證認證,最后認定影山鎮政府拖欠38014279.50元工程款屬實。雖然庭審時影山鎮政府抗辯稱已向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共計支付了8278.5萬元,已履行完畢并超額支付了全部工程款,拖欠姚紅艷工程款的是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并非鎮政府。

                    值得關注的是,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并不認可這一說法,他們向法庭反映其中有5900萬元是按政府要求在收款的當日(最快不超過兩個小時)又轉回鎮政府的融資平臺《貴州匯福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的賬戶上去了,該5900萬元系政府部門之間的走賬行為,并非支付工程款。貴州匯福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在法庭上竭力配合鎮政府,出庭作證時稱他們與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之間存在借貸關系,但是提交不出借款憑證,無法說明借款的具體事由,無法讓法官對借款一說產生確信,于是一審法院判令影山鎮政府須在判決生效十日內支付姚紅艷工程款38014279.50元及起訴日后的欠款利息。

                    姚紅艷拿到一審判決書喜憂參半,喜的是鎮政府長期拖欠巨額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的事實被法院坐實了,未來農民工工資的支付有了著落;憂的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的規定,拖欠工程款的利息從應付工程價款之日計付,如果當事人對付款時間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建設工程已實際交付的,利息應從交付之日起算,鎮政府拖欠姚紅艷工程款長達已逾5年,如此來算,少了約700萬元的利息。

                    因此,影山鎮政府和姚紅艷對一審判決均表不服。

                    據姚紅艷講,“從去年打贏官司后,到現在也沒收到一分錢欠款,當地政府更是以案件司法程序為由理直氣壯的拒付農民工工資。”在此期間,姚紅艷與農民工代表曾經找過新上任的影山鎮柏志遠鎮長。柏鎮長曾提出一個解決方案,鎮政府愿意分十年付清農民工工資,但是不計息。姚紅艷欲哭無淚,“農民工在貴州做了一年的工卻要用十六年的時間領取這筆工資,這是何等的不公!已經有兩位農民工身患重病住院,楊八生肝癌和腦溢血住院已負債12萬元,鎮政府還拖欠他68500元的工資未付;陳紹軍肝腎衰患者,已負債20多萬元,鎮政府還拖欠他96000元的工資未付,按柏鎮長的方案,也許他們在有生之年都難拿回所有的工資,這是何等的殘忍!”

                    在此“老賴事件”中,還有一事實在吊詭。據姚紅艷講述,2017年7月,就在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收到中標通知書時,其中的招標代理費87600元、業務費8100元,由姚紅艷本人支付。至于為何由她支付這筆錢,相關各方沒有給出任何回復。

                    欠債還錢,本是天經地義,更何況是為政一方的鄉鎮政府?然而,影山鎮政府作為項目建設方與工程發包方,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為之,導致100多位農民工工資被拖欠六年之久而沒有結清。這與國家相關政策,顯然是背道而馳。

                    值得深思的是,作為項目承建方的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不能積極作為導致項目進展曲折,在手握工程款等財政大權的情況下,沒有及時和實際施工方進行溝通,一味按政府個別領導意志處理工程款,隱瞞工程款的去向,難免其責。另據了解,目前多地法院已向貴州三泰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和法定代表人發出限制消費令,并依法將其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此舉被人稱呼一聲“老賴”,怕是躲不過了。

                    作為具體施工方的姚紅艷算是“無辜”,因為種種原因,原本在老鄉們心中積累的“好口碑”蕩然無存,最終成為拖欠老鄉工錢的“無良老板”,工廠大門被損壞,辦公室被砸,每逢春節都不敢回家躲在親戚家過除夕……

                    至此,一項民生工程,煉出了三個老賴。貴州省獨山縣“四在農家·美麗鄉村”民居改建項目落地六年后,在各方積極推動與參與下,不但沒有實現“為百姓謀幸福”的本意,反而讓各方變成了老百姓口中的“老賴”……這期間,到底是“造化弄人”,還是“事在人為”?究其緣由,不得不令人嘆為觀止!

                    律師評論:法治社會,無法外之地,無法外之人,無法外之權,任何人都不能為所欲為,特別是對具有扶貧、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等性質的款物,挪作他用,情節嚴重,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近幾年國家對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的違法犯罪行為也實行“零容忍”,為勞動者合法權益構筑起了層層保護屏障,如果惡意欠薪數額大、涉及人數多,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其行為也可能涉嫌犯罪。在法治社會,任何單位和個人都要嚴守法律底線,否則必將受到法律制裁。

                    來源鏈接:http://www.xzkj2929.com/zixun/10407.html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洋
                  • 熱圖
                  • 精彩瞬間
                  • 精彩新聞
                  • 隨便看看
                  熱門資訊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jvbao#sw2008.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5
                  又黄又爽又无遮挡免费网站,小妖精太深了,嗯…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