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
                  東方經濟網

                  是誰在撥弄“增種地“背后的琴弦

                  2022-07-04 17:14    來源:搜狐媒體      字號:

                    編者按:隨著我國經濟的迅速發展,人民的生活明顯改善,社會轉型、利益調整、傳統烙印、土地流轉等等都要尊重農民意愿,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特別是有些事關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應該引起重視。一百多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前赴后繼、勇于擔當,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跡。良好的民生環境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建立市場經濟體制和完善社會治理體系及提高社會治理效能的根本需要。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變化的背景下,我們必須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程序化、人性化。營造良好的民生環境,抨擊時弊,弘揚正能量,規范公權力應有的執政氛圍,維護人民利益,構建和諧社會、倡導法制體系,創新民生工程,完善公權力執政能力都迫在眉睫。所以嚴格把控好公權力機關這一重要陣地,方能使其發揮應有的社會功能,方能起到一心為黨、傾心為民的作用。

                    

                    我們的黨員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把控好政治觀,都要有高度的思想覺悟,都要有全局觀念,時刻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群眾利益無小事”,其中,政治的清風氣爽尤為重要,而不是長官意識、也不是領導看法、更不是公權力大于法律、憲法之上。然而,盡管旗幟鮮明、盡管方向明確、盡管主流峰現。卻因為我們的一些黨員、干部、公職人員的素質參差不齊,陽光下仍有陰影,不盡人意之處依然存在。把持公權力的機關部分人員或者因財而背叛黨性原則、或者因色而背離組織教誨、或者因貪而背棄法律底線......

                    

                    近期,我們不斷接到四川省雅安市寶興縣穆坪鎮新寶村村民斯娜的來信,反映她愛人衛基華為了響應政府當年動員農民開荒種地的號召,經過鋪墊土石、修筑道路、磊建堡坎等等多年的努力,辛苦開墾出了十多畝"增種地”,可是后來在政府征收的過程中出現了許多不和諧的音符,最后導致其愛人衛基華被判刑十一年的事實。多年來,他們多次向當地政府相關部門進行投訴和反映,但有關部門相互推諉,時至今日也沒有一個說法。

                    

                  情 況 反 映

                    尊敬的媒體:

                    我是四川省雅安市寶興縣穆坪鎮新寶村村民斯娜,我的身份證號碼是:513128196408130629,我愛人衛基華在85年至86年期間為響應政府號召在相當于荒地的河灘地開墾了十多畝“增種地“,形成了可用于種植、養殖、修建房屋以及后來成為地震災后重建政府可以有效利用的土地。

                    

                    可后來在政府征地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導致我愛人衛基華被無辜判刑十一年的事實。以下是律師的法律意見書和維護我們合法權益、維護法律公正實施的聲音。

                    

                    審判長、審判員:

                    我受被告親屬的委托和四川衡律師事務所的指派,擔任被告的辯護人,出席今天的庭審活動。為了維護被告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律的公正實施,讓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現發表以下辯護意見,供合議庭合議時參考。

                    

                    

                    一、 起訴書認定事實不清

                    1、 衛基華并非是在擔任村支書和兩河組長期間,以發展集體經濟為由,圈占的河灘地。

                    85、6年政府動員農民開荒種地,當地村民在相當于荒地的河灘地進行開墾種植農作物,這種開墾用于農作物種植的河灘地,寶興縣的習慣叫作“增種地”。

                    

                    當時衛基華及家庭成員作為普通村民與其他農戶一樣,也在河灘上開墾了“增種地”。為了保證河灘地可有效的利用,防止被河水沖擊,衛基華及家人通過20多年來的土地整理,修堡坎、修路和土石方的填埋,有效地防止了水土流失,才形成了可以用于種植養殖、修建房屋,以及后來成為地震災后重建時政府可以有效利用的土地。在開墾增種地時,衛基華只是一普通村民。

                    

                    2、衛基華擔任村支書后,在自己開墾的增種地上自己出資修建游樂場、房屋和廠房等,土地性質并未發生改變。

                    

                    衛基華95年任村支書,為落實雅安市委李志明書記作出的“農村基層組織建設,要解決農村支部有人辦事,有地方辦事,有錢辦事”的指示精神和寶興縣委書記何紅星關于穆平村鎮新寶村要想盡一切辦法把村集體經濟發展起來的要求。自己出錢購買兒童游樂玩具,搞兒童游樂項目,還自己出錢在這塊“增種地”上修建游樂場。

                    

                    1997年12月12日寶興縣人民政府根據國土局的請示,向該局作出了《寶興縣國土局統征土地的批復》,“同意國土局征用土地并在統征后劃撥土地給新寶村修建游樂場建房使用”,但國土局并未按法律程序對案涉“增種地”進行統征。

                    

                    寶興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2019年6月4日《關于新寶村兒童游樂園土地權屬的說明》中反映:“…國土局雖未核發過劃拔決定書,也沒有為新寶村兒童游樂園辦理過任何書、證,但該宗地從1997年5月起一直由新寶村兒童游樂園管理使用”。

                    

                    2019年5月19日穆坪鎮人民政府向寶興縣國土資源局作出的《關于新寶村兒童游樂園辦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及地上建筑物補償資金情況的說明》反映:“貴局于2013年向縣政府申請的關于新寶村兒童游樂園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及地上建筑物補償資金99.55萬元,縣財政局于2013年3月15日下撥我鎮,因2013年“4.20”蘆山地震,涉及應急救災、災后重建資金較多以及人員變動等原因,該筆資金現留存我鎮代管資金賬戶”。

                    

                    

                    

                    這些證據證明,國土部門未完成土地征收,增種地沒有完成所有權轉移。國土局2018年11月29日向縣紀委《關于對相關問題進行認定的函》作出對新寶村兒童游樂園9.27畝土地屬于國有土地的認定缺乏合法的依據。所以“增種地”的權屬和使用人并未發生改變。衛基華夫婦在“增種地”上自己出資修建了游樂場、房屋、廠房,是基于對“增種地”的占有、使用。

                    

                    起訴書中,關于衛基華1996年到2006年,以虛假的事由圈占集體土地,并在國有土地劃撥給集體后,修建游樂場和房屋等的認定,屬認定事實不清。

                    

                    二、 被告沒有用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災后重建補償款

                    

                    1、 被告沒有虛構土地權屬的事實。因案涉“增種地”屬衛基華夫婦占有使用,國土部門未完成土地征用的法律程序,鎮政府和村上未對土地進行投入,土地面積也是由政府拆遷工作人員現場測量確定,被告主張土地補償沒有虛構事實。

                    

                    2020年1月19日和2020年1月9日證人馬德林在公安機關兩次陳述:“當時國土部門進行核實后給出的結論是土地沒有具體實施過統征,但發了文,土地劃撥給新寶村建游樂場。穆坪鎮政府和村上核實下來村上沒有進行過投入,所以當時縣上的領導就決定按集體土地的標準進行補償…”,“…召開過幾次會議,當時國土局是認定了9. 27畝土地是劃撥給新寶村使用的,但土地的統征費沒有支付,那么我們拆遷辦在補償的時候就按照它屬于集體土地來進行的補償。

                    

                    在會議上,楊玉君副縣長就提出按照集體土地的補償標準把錢補償給衛基華。2020年1日6日張健峰(原寶興縣穆坪鎮政府副鎮長)在公安機關陳述:2015年下半年負責部分拆遷工作,在寶興縣涉及老百姓承包地、增種地的政策是按照寶興縣征地補償安置暫行辦法(寶府發[2011】3號)的文件來執行的,老百姓的土地分為自留地、增種地還有承包地,這三種都是按耕地來算的,涉及征地的時候,土地只分為耕地和林地。

                    

                    征用耕地的時候按照的原則就是以現狀來看,承包地和增種地都算耕地,土地性質屬于集體土地,但征地補償時是補償給實際耕種的農戶,補償標準按照當時的相關文件標準進行補償。

                    

                    被告對集體所有的增種地占有、使用是基于寶興縣的多年的習慣和政策,不存在虛構合法使用的事實。

                    

                    2、 被告沒有虛構填方的事實。被告在案涉土地上開墾種植,就存在早期填埋土方的事實,在與華能公司協商后,又由華能公司填埋了洞碴,之后他又在洞碴上填土種樹和種樁稼,這些填土石方的數量,最終是由政府拆遷工作人員在現場實際測量得出的結果,不是被告虛構事實得出的結果。

                    

                    3、 被告沒有編造虛構的基礎投入事實。被告修建游樂場、活動室等,對基礎的投入是必不可少的,被告在承諾書和有關情況說明中反映的是自己個人對基礎進行了投入。

                    

                    投入了多少,應當由政府拆遷工作人員進行現場測量和核算來確認。在本案中,在沒有證據證明其他單位和新寶村向修游樂場、修活動室基礎投入建設資金的情況下,被告說自己個人進行了投入不是編造的。

                    

                    三、 衛基華對案涉增種地被依法征用時,享有補償的權利,所獲得的補償應為合法取得,不是非法占有。

                    1、衛基華在“增種地”被政府征用時,有權獲得補償。

                    

                    (1)比照現行法律規定增種地的使用人衛基華有權獲得補償。增種地的開墾起源于80年代初期,當時并沒有相關的法律和政策來規范這類地的使用問題,政府為鼓勵農民開荒種地,對增種地采取了“誰開墾、誰占有、誰使用、誰受益”的習慣作法。我國農村土地承包最早是1982年中央1號文件《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發布后開始的,當時并沒有法律來統一規范農村土地經營形式,所以在寶興縣農民耕種的土地就包括自留地、承包地和增種地等。在2003年3月1日《農村土地承包法》正式實施后,農村才開始了法律意義上土地承包。在該法出臺前,增種地就相當于農民的自留地,該法施行之后,這類土地從權屬上講應為集體所有,但寶興縣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幾乎沒有將“增種地”收回后再進行土地承包,所以案涉土地仍然保持由開墾者衛基華夫婦占有和使用。衛基華夫婦與新寶村之間實際上形成了事實上的農村土地承包法律關系。按《農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七條“承包方享有的權利義務:(一)依法享有承包地使用、收益和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權利,有權自主組織生產經營和處置產品;(四)承包地被依法征收、征用、占用的,有權依法獲得相應的補償;…。所以政府在征用該增種地時應當比照該法條規定給予補償。

                    

                    (2)衛基華對案涉土地的占有為合法占有,按照寶興縣的政策有權獲得應有的補償。根據《寶興縣人民政府關于印發<寶興縣征收占用土地指導性補償標準>的通知》【寶興縣人民政府文件(2005)52號】《寶興縣征收占用土地指導性補償標準》關于對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在第四條中規定:征收增種地的兩費“耕種三年以上的按相應區域內征收耕地的“兩費”標準補償;耕種不足三年的,按相應地區內征收其他土地的“兩費”標準補償。雖然本案中有證人反映案涉土地他們曾經耕種過,但無相關證據證明他們耕種的具體位置和耕種的時間,即使他們有過在河灘地上開墾耕種的經歷,但他們也只是臨時的,而沒有長期對土地的占有使用和耕種,而衛基華對案涉土地的使用和耕種都在三年以上。所以按照寶興縣對增種地的政策,衛基華對案涉土地應為合法占有,有權獲得應有的補償。

                    

                    (3)補償費直接補償給個人,衛基華不是例外。證據中反映,寶興縣征地補償費都是由縣政府職能部門將補償款直接轉到鄉上,再由鄉直接將補償款轉到被補償人個人帳戶。2019年10月19日,原寶興縣副縣長楊玉君在寶興縣監察委被詢問時稱:實際上國土上就沒有對這塊9.27畝土地進行統征,應該將土地性質認定為集體土地,土地使用權人是衛基華,補償款就補給了衛基華。證人馬德林和張劍峰的證言均證明土地補償款應當補償給衛基華夫婦。被告辯護人申請法院調取的案外人周玉蘭、楊熙、楊桂珍、陳廣志等人的征地補償材料均證明,土地及附著物的補償費均補償給了個人。

                    

                    四、衛基華夫婦有權取得地上填方補償款

                    證人楊廷安2019年12月10日在公安機關詢問時陳述“當時華能寶興電站建設的時候,產出來的洞渣沒有地方堆放,衛基華就主動找到華能公司的胡雅順,稱自己有地方堆放洞渣,他們談了后,華能公司覺得可以,就跟衛基華簽訂了協議(2006年3月1日簽訂《場地租用棄碴協議書》”。之后華能公司在案涉增種地上進行了洞渣填埋,把原來低于公路路面5、6米的凹地填到了與公路路面相同的高度。雙方當事人作為平等的民事主體,簽訂棄碴協議后,雙方形成的是民事法律關系,協議履行完畢后,華能公司對填埋在增種地上的洞碴不再享有任何權利。按照《棄碴協議》中,乙方責任的約定,被告還要負責租用期滿后棄碴場的修整恢復工作及承擔相關工作的費用。衛基華夫婦在華能公司填方后對填埋洞碴的地塊進行填土平整和填土修路,自己所填的土方大約有6、7千立方米。此時,衛基華夫婦仍然對該增種地占有、使用。在政府同意對增種地地上填方給予補償的情況下,衛基華夫婦享有補償權。政府部門與被告簽訂《補償協議》時間是2013年11月16日,而案外人衛基林簽訂的《寶興縣城區實施“退二進三”國有征收及地上建(構)筑物安置補償協議》的時間是2012年11月15日,該協議中,同樣存在填方的補償項目,并且都由華能公司填埋的洞碴。被告辯護人申請法院調取的案外人周玉蘭、楊熙、楊桂珍、陳廣志等人的征地補償材料證明了,政府在征地時給增種地的使用人均給予了填方項目的補償款,并且這些補償幾乎都發生在2014年。所以政府對多名案外人之前和之后給予的此項補償沒有認定違法,按照我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憲法原則,被告獲得的這項補償應為合法取得。

                    

                    五、 原游樂場土地基礎投入客觀真實,但是否應當補償,取決于政府確認,而非被補償人的單方要求。

                    衛基華雖然在有關材料中反映過游樂場基礎投入的問題,但是否符合合理補償的范圍,應當由政府工作人員測量核算來具體確定。起訴狀中已反映了在該地上修建有游樂場,這就證明會產生基礎投入的問題,政府工作人員也應對該項目進行實地測量核實。在對已被洞碴和土石方填埋覆蓋了的原游樂場基礎,無法進行測量的情況下,是否還需要進行補償,應當由政府來做出決定,在時任副縣長楊玉君多次組織的專題會上他都多次表態要給予補償,并與拆遷工作人員一道與衛其華進行協商,最終在政府職能部門出具的《土地征收補償協議》格式文本中載明了該補償項目,這說明該項目補償是經政府集體研究后才同意補償的,并且在馬德林及相關證人的證言中反映,給予補償是在“綜合考慮后”作出的補償,這個綜合考慮的因素,應當具有補償的合理性。倘若在補償后,政府領導及職能部門認為該補償項目不具有合理性,應當由政府及政府部門及時糾正和補救,是可以要求被告返還的,但不能因為政府領導和工作人員,在征地補償審查方面的失職、瀆職,而對沒有虛構事實和隱瞞真相的被告追究刑事責任。

                    

                    綜上所述,衛基華因政府征地,而與政府簽訂了補償協議,取得了相應的補償,在主張補償項目和取得款項的過程中,沒有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取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國家災后重建款,不構成犯罪,建議人民法院對被告作無罪判決。

                    四川聯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吳曉林

                    二0二0年六月十八日

                    編后語:土地對農民來說,都是生存權益與生存價值最集中的體現。從增收的角度講,每一條增收渠道都與土地緊密相關,在家務農,耕地更是農民的“命根子”,說到底是要靠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和產出效益;外出打工,只要手里還有土地,心中就有希望,一旦失業還能獲得最后的生存保障;如何提高土地財產性收入,更要依靠對土地的權利來分享現有價值和未來增值而取得收益。因此,無論是耕地還是宅基地,對農民而言意味著退路和底線,所以對待農民生存的依托和土地權利就必須慎之又慎。目前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在加快推進,農民的土地權利更應該得到充分尊重和維護。在這樣的前提下,在不影響農民正常生活需要的情況下要鼓勵嘗試和創新,實現工業化、城鎮化和農民增收的多方共贏。

                    河南省南陽市有個建于清代的內鄉縣衙有副對聯:“當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莫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衛基華作為曾經的優秀共產黨員被演變成普普通通的一名百姓,他的事情令人費解,他的遭遇令人同情,其真實的演繹過程更令人不可思議。執政者是橫亙在黨和人民之間的調和劑,”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2021年7月24日,“政法領域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會”在京召開。會議上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說:“依法行權是黨和人民之福,違法濫權是黨和人民之禍”。這次會議對當下現實社會有著非凡意義,留給我們的是巨大福音。“有權必有責、用權必擔責、失職必問責、濫權必追責。”是這場會議給外界留下印象深刻的鏗鏘有力20個字。

                    中國共產黨根基在人民、血脈在人民、力量在人民。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全面從嚴治黨實踐,獲得了廣大人民的信任和擁護,極大地凝聚了黨心軍心民心,厚植了黨執政的政治基礎。腐敗問題、不正之風、特權現象,最是傷害民心;正風肅紀反腐為民,是民心所向,民意所盼。新時代新征程,中國共產黨將一如既往秉持自我革命精神,始終牢記中國共產黨是什么、要干什么這個根本問題,堅持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堅定不移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確保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是用來為人民謀幸福,恪守為民之責,善謀富民之策,多辦利民之事。

                    群眾路線是我們黨團結帶領人民群眾在長期革命和建設過程中創造和發展起來的,形成了中國共產黨獨特的優良傳統和政治優勢。各級領導干部都要牢記法外無權,要學會彎下身子到群眾中去,任何人都沒有法律之外的絕對權力,任何人行駛權力都必須為人民服務、對人民負責并自覺接受人民的監督,時刻牢記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永遠是我們的奮斗目標。

                    我們將繼續關注事態的進展。

                    來源:每日新聞網

                    源鏈接:http://www.everyday-news.cn/index.php?s=/Mobile/Show/index/cid/3/id/956.html&from=singlemessage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洋
                  • 熱圖
                  • 精彩瞬間
                  • 精彩新聞
                  • 隨便看看
                  熱門資訊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jvbao#sw2008.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5
                  又黄又爽又无遮挡免费网站,小妖精太深了,嗯…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