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
                  東方經濟網

                  濟南版“強東性侵案”,是敲詐,還是性侵?

                  2022-07-19 15:22    來源:搜狐網      字號:

                    提起性侵,多數人一般認為女性是受害者,這基于男性強壯的身體做出的第一判斷。所以,性侵案中,無論是法律還是民眾,自覺不自覺地會偏向同情弱者。但是,現實中,個別女人恰恰利用了人們的善良和法律“違背婦女意志就是強奸”的法律空子,炮制性侵案件,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劉強東性侵案”中的女主角劉靜堯,在一次酒會上,有幸與劉強東同桌共飲,會后,將強東帶至其公寓,事后告其性侵。

                    但是,美國明尼蘇達州檢察官認為缺少證據,不予立案。劉靜堯是否達到目的并不重要,但是,其做法已被國內少數人所效仿,濟南的“劉靜堯”薛爭就是國內效仿“成功”者之一。

                    薛爭將多年的老情人李某,因為一次云雨“不同意”,便利用“違背婦女意志就是強奸”的法律空子,遂報警,將其送進了監獄。

                    既然是情人,發生云雨之事是很正常的事情。為何薛爭非要下如此狠心,一定要將老情人送進去?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錢。正如劉靜堯一樣,事發后,也是與劉強東電話協商經濟賠償,只因要價太高,協商不成,將其告發。四年以后的今天,劉靜堯重啟民事訴訟,索要五萬美元,終究還是落在一個“錢”字上。薛爭在“性侵”報警之后,也是效仿劉靜堯索要五百萬人民幣不成,惱羞成怒,便利用輿情和人際關系,最終將老情人送了進去。

                    與劉靜堯不同的是,薛爭告發李某性侵,李某被公安部門傳喚問訊,第二天,薛爭卻將李某保出來了(假如真是性侵,證據確鑿的話,公安機關也不會放人的)。之后,薛爭索要錢財沒有達成目的,又追性侵一事。公安機關又重新立案,將李某逮捕。

                    為什么薛爭一找,公安機關說抓就抓,說放就放?而劉強東放了,美國明尼蘇達州為何就沒有再抓人?

                    據知情人透露,李某再次被抓,源于濟南市某領導的口頭指示。很顯然,薛爭找了關系。濟南市政法委召集市、區公檢法各部門開會,研究這起案子。開會的時候,并沒有任何部門提出公安部門曾經做出過不予立案決定書,且復核過維持不予立案決定的事。事后,市政法委的一位副書記表示,如果那時有人講明經過,也許會議的決定就不一樣了。遺憾的是,當時在場的各部門并沒有說實話。難道這起“冤假錯案”就將錯就錯了?

                    這起濟南版的“劉強東性侵案”,到底是薛爭為了錢而精心設計的敲詐圈套,還是李某真的存在性侵?但此案決不是一件孤立事件,要想得到公平公正的判決,必須綜合考量。

                    薛爭與李某的淵源

                    薛爭在上高中的時候,就與李某談戀愛。那時候,薛爭是濟南七中出了名的“交際花”。伴隨著薛爭高中畢業后離開了濟南,倆人的關系也就中斷了。

                    2018年,在一次商務活動中,薛爭與李某再次相聚,重燃舊情。2019年,李某的妻子發現了其倆人的關系。李某的妻子約薛爭見面勸說。薛爭不但不收斂,還當著李某妻子的面,故意擁抱李某做曖昧動作,遭到李某妻子的痛打。2019年的5、6月份,薛爭還拿著“檢孕單”,說自己懷孕了,以此逼著李某離婚。薛爭知道李某回家后,不分早晚,不斷打電話騷擾,故意制造李某和妻子的矛盾。李某向妻子表態,斷絕和薛爭的關系。2020年3月份,李某有了第二胎孩子。4月份時,李某的妻子發現李某和薛爭仍在來往。

                    薛爭與李某的利益往來

                    薛爭是耐不住寂寞的人,經常拉李某去外地旅游。李某也經常對妻子編造各種出差的理由,目的是陪薛爭游山玩水。

                    每次游玩,他們住星級酒店,李某為薛爭購買各種名牌服飾和包包。僅此一項,李某就在薛爭身上花費近百萬元。薛爭的公司幾個月都發不出工資來,也是李某出錢給薛爭公司的員工發的工資。即便是這樣,李某也無法滿足薛爭日益膨脹的胃口。

                    2020年7月份,薛爭以公司擴大經營規模為借口,讓李某向她的公司投資。為討女人歡心,李某便毫不猶豫地將300萬元轉入薛爭公司賬戶。后來,李某感覺不妥,便要求與薛爭簽一份投資入股協議。這讓薛爭十分不悅。

                    薛爭告訴李某,她看好了一套房子,她說她做夢都想在濟南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住房。2020年8月3日,李某隨薛爭到濟南市歷下區中央商務區綠地國金中心售樓處買了一套110平方米的居住房。首付50萬元,是李某支付的。隨后,薛爭為了轉移資產,先將房子過戶在她媽媽名下,然后又賣掉了。(下圖是李某支付首付款的“認購協議書”)

                    

                    買完房子后,薛爭又想要一臺車。李某說資金緊張,暫時買不了,這也讓薛爭極為不悅。沒辦法,李某就租賃了一臺車,給薛爭使用。

                    2020年10月15日,薛爭說出去玩沒錢了,向李某要錢。2020年10月16日,李某轉款5萬元給薛爭。(下圖:轉款憑證)

                    

                    薛爭一連串的索要,讓李某漸漸悔悟。李某逐漸認識到,薛爭這里是填不滿的坑!同時,李某發現,薛爭不但與自己交往,還與其他幾個男性交往甚密。李某便萌生離開薛爭的想法。

                    2020年10月份,李某提出退股索要300萬的投資款。薛爭以各種借口就是不予退還。倆人因此多次發生口角,關系開始出現裂痕。但是,倆人仍經常在一起居住。

                    離奇的強奸案

                    2020年10月18日,李某像往常一樣,再次來到薛爭租住的住房。此住房也是李某出錢租的。倆人二番云雨之后,李某又催促薛爭還款,薛爭答應明天給。李某便駕車回家。

                    2020年10月19日上午,李某再次來到薛爭住處。倆人又起云雨。正巧,李某的律師打來電話。李某放下電話后,對薛爭說律師來電話了,如果不還款就起訴。薛爭見李某催要欠款態度堅定,便跑到另一個房間里打電話報警,說被強奸了。干警將李某捉拿歸案后,帶李某去薛爭租住住所指認現場。李某拿出薛爭小區的門禁卡以及房間鑰匙開門,這讓細心的辦案民警大為吃驚,“李某咋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樣呀!”

                    2020年10月20日,也是早上剛上班的時間,薛爭來到歷下公安分局,稱她們還有感情,請求釋放李某。公安部門認為此案無犯罪事實,隨后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書,李某就從派出所出來了。出來之后的當天,李某還是去薛爭租住房里過的夜,倆個人又好上了,就像一切沒發生似的。之后,倆人仍像從前一樣正常來往。

                    以“強奸案”相要挾索要500萬

                    李某從派出所出來的第二天,也就是2020年10月21日,在薛爭與李某的父親的一段通話錄音中,薛爭毫不掩飾地說“我和你商量,除了錢,咱倆沒什么別的商量的。”赤裸裸地暴露了薛爭就是為了錢的真實嘴臉。

                    薛爭一邊與李某保持正常的情人關系,一邊緊鑼密鼓地安排對李某施壓,索要巨款。

                    薛爭公司的一位副總證實,大約在2020年10月下旬的一天,薛爭讓他聯系傳話給李某,說分手可以,給她500萬就放了他(李某),否則就讓他(李某)進去。這名副總不想多事,便沒有按她的要求去辦。這名副總還向公安部門出具了整個過程的《情況說明》(見下圖)

                    

                    事實上,經過那次薛爭報警事件后,兩人雖然一直還保持著關系,但是,李某去薛爭住處的次數明顯減少了。

                    2020年11月26日,薛爭一段與律師合謀商議如何進行資產轉移、虛假訴訟的視頻,在網上傳開。此視頻充分證明薛爭背地里在為向李某發起全面攻擊做準備。薛爭在視頻中說濟南某法院從上到下都有關系,訴訟沒問題,肯定贏等細節問題。(注:2022年6月,薛爭因涉嫌虛假訴訟,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薛爭同時被采取監視居住。)

                    2020年11月28號,是李某生日。薛爭買了生日蛋糕,參加李某的生日宴會(應該是不請自到)。因為孩子小,需要照顧,李某的妻子并沒有參加宴會。薛爭當著李某和其他朋友的面,用李某的手機給李某的妻子打電話,說“不要再給李某打電話了”,還把李某的手機給摔了,搞得生日氣氛很尷尬。

                    但在此案中,有一個令人費解的環節,就是在 2021年2月,濟南市公安局出具復核決定,維持不予立案決定。2021年5月份,歷下區公安分局在歷下區檢察院的監督下,對李某強奸案件立案偵查。2021年9月份,李某被取保候審。

                    抓了放,放了抓,復核維持不予立案了,怎么在領導的關注下就又能立案了?顯然有權力干預司法的嫌疑。

                    從以上薛爭與李某的整個關系發展過程來看,完全是薛爭為了不還錢,甚至達到索要500萬分手費的目的,而處心積慮設計的一個圈套。這個圈套的核心,就是以踐踏法律為基礎的,巧妙地利用了“違背婦女意志就是強奸”的法律規則。把所謂的“性侵”,當成來要挾李某就范的把柄。

                    美國明尼蘇達州釋放了“東哥”,而濟南“東哥”卻被抓了。如果單從某一個環節而言,李某確實有性侵嫌疑,但是綜合分析來看,“性侵”一說絕非孤立存在。為了利益,薛爭不惜鋌而走險,進行虛假訴訟,觸犯法律。對李某而言,法律之后還有道德。作為一名公司的高管,應該對自己的言行有更高的要求。無論如何,李某在外養小三的行為給他的家庭特別是他的妻子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損害了家族聲譽,李某需要反思和警醒的地方還有很多。

                    中國是法治國家,我們應該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小人的一時得逞,終會受到法律的嚴懲。法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更不會放過一個壞人。所以,我們建議司法部門對李某“性侵”事件進行綜合研判,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維護法律的尊嚴,彰顯法律的公平和正義。

                    來源:法治與社會

                    

                    來源鏈接:https://www.sohu.com/a/569070333_120728771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洋
                  • 熱圖
                  • 精彩瞬間
                  • 精彩新聞
                  • 隨便看看
                  熱門資訊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jvbao#sw2008.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5
                  又黄又爽又无遮挡免费网站,小妖精太深了,嗯…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sub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sub>

                      <ins id="fnvxx"><pre id="fnvxx"></pre></ins>

                              <form id="fnvxx"></form>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nvxx"><listing id="fnvxx"><meter id="fnvxx"></meter></listing></address>